向死而生后——尘肺病家庭子女助学项目

2016年07月

在井下进行孔桩砌筑的工人。工作井如同一座深渊,吞噬着人的生命力。


       尘肺病是中国工人职业病中最严重的病种。在中国所有职业病中,尘肺病占88%,2013年中国确诊尘肺病的新增病例便达23,152宗,这数字未有包括因各种原因未被确诊的怀疑尘肺病个案。至2012年,全国累计报告尘肺病已达72.7万宗,其中绝大部份为农民。尘肺病是一种没有医疗终结的职业病,是由于长期吸入大量细微粉尘而引起的以肺组织纤维化为主的脏器致残性疾病。患病后肺组织硬化导致呼吸困难,行动艰难,丧失劳动能力,大部分人最后被活活憋死。



逝去的部分尘肺病人。当初从双喜村走出去的120余名风钻工已经有61名去世,这也就意味着61个家庭破碎了。


      尘肺病属于工伤,按规定应由企业一方承担赔偿责任。遗憾的是,由于劳动关系未能认定、诉讼程序繁复及维时冗长、部分企业已倒闭或故意卸责、怀疑尘肺病个案未被确诊、政府未有为尘肺病人成立中央统筹赔偿基金等多种原因,导致很大比例的尘肺病人未能获得法定的工伤和民事职业病赔偿。 

      一些无法取得法定职业病赔偿的尘肺病人,为了养家,再次回到工地干活。他们不怕死,因为害怕没有用,也没有太多的选择可做。这些能够坦然接受死亡的人,不怕死,只有放心不下的老人和孩子,害怕孩子也走上自己走过的不归路……



“我没的选择,我只有做到死为止。”2009年被检查出尘肺病之后钟平协仍旧在建筑工地做风钻。



钟平协一对双胞胎女儿和80岁的老父老母 


      尘肺病人丧失劳力、贫病交加、缺医少药、悲苦凄惨,欠缺社会保障又无综合救助;尘肺“寡妇村”、尘肺家庭子女失学、尘肺孤儿大量出现等,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82岁的刘春花老人,两个儿子死于尘肺病,剩下唯一的儿子也患上此病,她的左眼因流泪过多出了些问题。


      2009年深圳“尘肺门”事件后,施永青基金的合作伙伴北京行在人间文化发展中心,在长期跟进四川、重庆及湖南几个省份的建筑业爆破工、宝石业切割工和矿业工人的尘肺病问题后,提出成立 “四川、重庆及湖南地区尘肺病家庭子女助学” 服务方案,希望能够为尘肺病家庭提供更全面的支援。 

      2015年6月开始,施永青基金通过北京永青农村发展基金会累计资助善款411,393.69元,用于支持尘肺家庭子女上学。资助范围包括从学前到大学阶段的学生,资助标准为学前及小学每年2000元、初中及以上每年3000元,帮助这些孩子完成学业。此外,项目中也开展夏令营活动,帮助受助学生在活动过程中认识和结交有相同家庭背景的朋友,了解造成其家庭不幸的原因,并参与一些认识自我、团队建立和开拓视野的活动,增强受助学生的沟通能力、组织能力和自信心。



志愿者与尘肺家庭孩子 


      时至今日,在城市的工地上依旧活跃着风钻工人的身影,常人无法想象到的贫穷逼得他们不得不仍旧铤而走险去做这样一份工资不菲的职业。尘肺病家庭子女助学计划虽然帮助了一些孩子,但是无法阻止孩子们辍学和提前结束教育的大势。这些年轻的尘肺工人子弟们,有不少又走上了父辈的道路——为了偿还父亲患病期间的欠款,为了家庭的生计,他们只得再次用一个人的命去换一家人的生存。



双喜村,一个山清水秀环境小山村,劳动力的缺乏使得村庄大片农田荒废,死亡、痛苦与萧条笼罩着村庄。除了人,一切都很有生机。


      社会发展所付出的代价应由谁来承担?而分享了发展成果的我们又应该做些什么?中国很大,中国大地上的事情是无穷无尽的,苦难的中国人还有很多很多,我们要沉住气,要执着,要不遗余力……


 参考内容: 李大君(项目负责人):旅游大潮下张家界人的作死之路 

                 黄尖尖(志愿者):尘肺村里的生与死